• 转眼到了本命的五月。
    不知会是花的五月还是雨的五月呢……笑
    家里安排生日的原因,难得回了一趟家。
    因为买票的滞后不得不换了公路路线回家。旅程也被延长了的样子。
    依然晕车的厉害,恍恍惚惚早就出了苏城的边缘。路旁飞逝的多是水泽间或碧色摇曳的春草,看了晕眩的单调呢。
    不过似乎也略微发现稍许的不同。总觉得稻田少了一些,江南风俗飞扬屋角的黛瓦屋子也少了,天野交接的地方,不少高耸的桥桩般的东西整齐的绵延了很长。
    ...